美丽乡村:三明宁化杨边村

彰显客家文化

  亭台楼阁、浅池游鱼、小桥流水……宁化县石壁镇杨边村处处是风景,它也是石壁客家祖地的核心区,唐代开村,属石壁概念的卫星村,文化积淀深厚。

  村里面精心融入客家文化元素,力求整个村庄既美丽典雅,又彰显文脉乡愁。突出青瓦、白墙、马头墙等客家民居元素对312幢房屋及张氏家庙进行客家风格立面改造。

  杨边村“村碑”旁边就有一块“亻厓是客家人”的墙屏,既标示着这里是客家村,更昭示不要忘了是客家人,是传承客家意识的最直接、最富有记忆的体现。

  在客家文化休闲公园中,设立“客家第一壶”水流景观、仿古景墙、客家水车、客家谚语碑、禾口缸钵等景观,陈列摆放龙骨车、打谷筒、石磨、油杭等传统耕作和榨油工具。

秀美的闽西“客家神山”冠豸山

山腰俯瞰连城,一派田园风光。

  连城,位于福建省西部山区武夷山脉南段,地处闽、粤、赣三省结合部。这里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,充足的日照,充沛的雨量,滋养着这处生机勃勃的山水秘境,被誉为北回归线上的绿洲和动植物基因库。

  连城,山明水秀,人杰地灵,既有优美的自然山水风光,又有独特的客家民俗风情。我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游览连城著名的冠豸(zhai)山景区。

  石门湖坐落于冠豸山东南面,湖区面积达400多亩,犹如一块蓝色的翡翠镶嵌在奇峰秀谷之间。石门湖,山水深幽静谧,风光如诗如画。湖区生态非常完好,有不 少鸟类在此栖息,常见的是灰鹭。最佳的游湖方式,当属乘坐游船荡涤其间,春山如笑、秋水如歌,雄奇清幽,让人有置身“小山峡”的错觉,而其中的“生命之 门”景观更是让人咋舌,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

梅州雁洋镇客家小桃源:桥溪村

感受客家韵味 享受山村田园风光

  桥溪村位于广东阴那山五指峰西麓、梅州东北部雁洋镇。在网上曾经看到过说桥溪村是梅州最能感受客家韵味,享受山村田园风光的地方之一。故喜欢回归田园的我决定前往桥溪村,亲身领略、感受这个被称为“客家桃源”的小山村的古韵风情。

  桥溪村是个四面环山的古民居众多的小村。阴那山五指峰的山涧,自东向西经桥溪村流过。小村面积约1平方公里,目前村中统计人数为216人,旅居海外及港澳台的则多达6000人,是个名副其实的侨乡。小村朱、陈两姓人家,如今村里保存有朱氏后人留洋后回来兴建的继善楼、世德楼、宝善楼、世安居、宝庆居、祖德居等建筑,陈氏人家建的仕德堂,是一反围龙结构的大屋。精美的建筑是桥溪村魅力的标志,小村另一个动人之处,是山青水秀,空气清新,是城里人假日休闲好去处。

  精美的建筑是桥溪村魅力的标志之一。而小村另一个动人之处,则是藏匿着一个失散皇族的传说故事,亦真亦幻,引人浮想联翩。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客家文化 >> 客家探源 >> 内容

下南洋——客家人的移民往事

时间:2017/1/6 18:30:13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在中国近代史上,“下南洋”是一场持续多年蔚然壮观的移民潮,与史上的“闯关东”“走西口”并称。在那个年代,很多客家人迫于生计,远下南洋务工淘金,及至扎根南洋。...

梅州松口镇的客家古镇

    在中国近代史上,“下南洋”是一场持续多年蔚然壮观的移民潮,与史上的“闯关东”“走西口”并称。在那个年代,很多客家人迫于生计,远下南洋务工淘金,及至扎根南洋。

  迁徙过去后,勤劳的华人往往成为当地经济开发的主力军。他们在改变所在国的经济状况的同时,很多人也彻底改变了自己与家族的命运。在他们及其后代中间,先后出现了数以百计的富豪,后来甚至出现了很多政治明星。

  16岁客家少年的第一次远行

  1862年,广东省大埔县唐溪村,一个名叫李沐文的16岁少年决定和几名族人一起远行打工,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星洲(新加坡旧称)——一个他从未涉足、远在千里之外的东南亚岛国。

  大浦县并不临海。他们先是乘坐小船,沿韩江顺流航行120公里,抵达最近的广东省港口汕头,再从那儿乘坐帆船到南洋。

  帆船扬帆出海之际,少年身后的故土显得动荡而令人不安。前一年,清代及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手中握有实际统治权的皇帝——咸丰帝爱新觉罗?奕詝刚刚去世,继位的同治帝爱新觉罗?载淳接到的是一个烂摊子。这个才6岁的孩子,其治下的国土正烽烟四起。

  太平军已经与朝廷分庭抗礼多年。1862年初,风起云涌的太平军第二次进军上海。景宁、温州等地也被太平军屡屡攻克。

  李沐文的选择看上去是无奈之举。尽管洋务运动已经开始,但第二次鸦片战争后,外国殖民势力对中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侵略进一步加深,国内也是连年战乱。处于底层社会的农民,谋生更加艰难。

  促使他远行的另一个原因,可能是流淌在他身上的血液。李沐文所在的梅州,是客家人集散中心和聚居地之一。

  客家人历来有迁徙的传统,最早始于秦征岭南融百越时期,历魏晋南北朝、唐宋,由于战乱等原因,中原汉人出现了多次较大规模的南迁。他们逐步移往江南、再往闽、粤、赣边,最迟在南宋已形成相对稳定的客家族群。

  1984年3月27日,在梅州兴宁新圩镇出土6枚完整的编钟。经广东省博物馆专家鉴定,为春秋战国时期楚国文物。编钟的发现说明秦汉之际兴宁已有南迁汉人的足迹,他们可能先是驻军,后代成了岭南居民。

  

  1984年在兴宁新圩大村出土的春秋战国时期编钟

  南迁客家先民,“其远者已达惠、嘉、韶等地,其近者则达福建宁化、长汀、上杭、永定等地,其更近者,则在赣南各地”。

  但闽、粤、赣并不是当地客家人的终点站。在李沐文之前,已经有大量客家人继续往东南亚及世界各地迁徙,他的一个钟姓老乡就在1853年和族人们乘坐高桅帆船去了南美洲淘金,中途因为遭遇海潮,最后在圭亚那乔治敦城郊20多公里外的德梅拉拉河畔登陆。

  圭亚那位于南美洲东北部,西北与委内瑞拉交界,南与巴西毗邻,东与苏里南接壤,东北濒大西洋。那时,这里还是英国的殖民地。值得一提的是,钟及其族人也成为第一批抵达这里的华人。

  梅州,客家人出南洋的第一站

  就在李沐文决定远行的1862年,俄国作家屠格涅夫出版了著名的长篇小说《父与子》。这本书描绘了一个正值交替时代的俄国。此时的俄国跟中国一样,如同上了年纪的老人,步履蹒跚。年轻人们看不惯这种保守、封建的积习,也受不了暮气沉沉的环境。

  《父与子》中的场景像极了那时的中国。李沐文也如书中的年轻人一样,希望在生活和工作上“谋求改变”。但自从他扬帆出海后,他的行踪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早期在新加坡如何打拼鲜有记载,但从结果上看来应该还算是成功的。

  李沐文到新加坡后,英文名为Lee Bok Boon。在1870年前后,他和当地的一名华裔姑娘萧唤娘结婚。萧唤娘是一个店主的女儿,她算得上是第二代华人,在新加坡出生。

  中国人历来有衣锦还乡的传统。李沐文赚够了钱以后,也动了回国的念头。1882年,他以乡绅的姿态出现在大浦,一度引来了村民们长时间地围观。

  20年前还是懵懂少年的他如今出手阔绰,不仅盖了一座大宅院,还娶了第二个妻子,捐了个小官,令乡邻们羡慕不已。

  萧唤娘并未回国,中国对她而言始终是一个陌生的地方。她带着最大才10岁左右的孩子们留在新加坡。不久,他们收到一封来自中国的信件,里面是一幅李沐文的肖像画和一幅大宅院的画。李沐文身着清朝的官服,画里的房子则是传统的中国式建筑,屋顶铺着灰色瓦片,并且修建了庭院,精致华丽。

  李沐文所在的大埔属梅州管辖。梅州,既是客家先民南迁的始居地之一,亦为明末以后客家人出南洋的第一站。上述的故事,实际上时常在梅州各地上演,不断有人去东南亚淘金,也不断有赚钱的人回来光宗耀祖,因此形成了示范效应,催生更多人出海。

  距大埔县151公里外的丰顺县,亦是南洋劳工主要输出地之一。比李沐文稍晚时候,丰顺县一位名叫邱顺盛的男子,踏上了去泰国的船只。

  彼时已是光绪年间。后来,他在泰国与当地女子娘通里成婚后,生下儿子邱阿昌,从此定居泰国,再未回去。

  这样的迁徙很常见,并且持续多年。时间进入1911年,跟邱顺盛同样是丰顺老乡的丘细见,8岁时即随母亲南渡泰国,母子俩在那边相依为命,丘从小便一边打工一边刻苦自学。

  1932年出生于丰顺的蔡礼任,少时的经历也十分坎坷,父母以种田为生,他是四兄妹中的大哥,从小就要帮父母养牛,干农活。刚读了两年书,就碰上日本侵华,战事连连;又遇到三年干旱,田地荒芜,惨不堪言。

  战后,蔡父到泰国谋生,蔡礼任15岁那年随母亲从汕头乘船到泰国寻找父亲。在海上颠簸了6天,到越南西贡上岸,徒步长途跋涉进入泰国境内,之后辗转到曼谷,竟历时一个多月,可见当时的移民并不容易。

  漂洋过海去南洋

  不管是李沐文、钟姓老乡,还是邱顺盛、蔡礼任,他们只是下南洋大军中的一员。

  从文化的角度来看,中华民族历来是一个农耕民族。农耕民族的最大特点,就是喜欢固守一亩三分田,愿意过“老婆孩子热炕头”的平静生活。要做一个离家的游子,要到新世界去努力与开拓,确实需要极大的勇气。

  但仔细分析当时的时代背景,在明末到清末这段历史时期,国内战乱不断,民不聊生。中间更是伴随着数不清的农民起义、外族入侵和王朝更替。福建、广东一带在当时动荡穷困,人多地少,老百姓生活极度难以维持。

  闽粤地区的老百姓一次又一次、一批又一批批地去往南洋,既是为了躲避战乱,也是为了谋生计,维持家庭生活,改变个人或家族的命运。

  葛剑雄等先生所著《简明中国移民史》中,有一个简单的统计:从1840年到1930年的90年中,由闽、粤两省输出的流民每年平均十万以上,足以抵消每年的人口自然增长,缓解当地的人口压力,至少可以减弱由此而引发的社会振荡。

  跟中国不同,当时南洋的情况则稍好。英国、荷兰殖民统治下的南洋,正处于加速开发过程中,对劳动力的需求量非常大。南洋诸国为吸引华工,曾经广泛推出系列优惠政策。

  以马来西亚联邦最大的一个州——沙捞越州为例,在白色拉者(即当时沙捞越州统治者)二世执政时期,就颁布过一个特别通告:给予移民足够的免费土地种植,政府提供临时住屋安置移民;免费供给移民大米和食盐一年;提供交通运输工具,建立警察局保护华人安全,华人可永久居住在沙捞越等。

  这样的政策对于中国国内流离失所、丧失土地的无业流民来说,无疑具有强大的吸引力。很多人就是在这个时候,或携妻带子,或孤身一人,漂洋过海来到南洋。

  客家人星耀海外

  1871年,李沐文的儿子李云龙在新加坡出生,最后在当地的莱佛士书院念到初中,后来担任一艘轮船的事务长。船务公司的东主,正是华裔百万富翁、爪哇糖王黄仲涵。得到黄信任的他被委任专门处理新加坡方面的业务。

  李氏家族到他这一代也越来越有钱。李云龙甚至曾经在莱佛士坊(Raffles Place,新加坡最大的金融区)两家第一流的百货公司——罗敏申和然利直——为儿子李进坤开了个没有限额的户头。李进坤可以随心所欲地购买自己喜欢的西装和其它东西,挂账就行了。

  大量像李沐文这样的的华人涌入东南亚后,对当地的生产、生活以及经济建设,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在不经意间,“下南洋”的中国人,竟成了当地经济开发与建设的主力军。

  在泰国深耕多年的邱阿昌,成年后移居清迈,被政府聘请为税务官,后开始经营泰丝生意,业务也加速发展,产销一条龙,对当地经济发展贡献很大。他们家族跟清迈其他商业家族广泛联姻,联姻的家族涉及磨粉业、航运业、零售业等等,颇有成效。

  彼时,众多客家人在侨居国的工作,多是从事手工业:烤面包师、裁缝、鞋匠、泥水匠、织工,几乎无所不包。

  此外,还有很多华人投身商业活动,收购当地土特产,销售该国货物,从而形成一个沟通中国与海外贸易的商业网络。

  工矿业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。19世纪以前,马来西亚的锡矿也几乎全部是由华侨开发。

  “下南洋”的中国人的勤奋与努力,改变了所在国经济落后的状况。就连英国的海峡殖民地总督瑞天咸也承认,马来半岛的繁荣昌盛,“皆华侨所造成”,“彼等之才能与劳力,造就今日之马来半岛。”

  与此同时,很多华人也彻底改变了自己与家族的命运。第一代移民大都很窘迫,很多家族要在第二代、甚至第三代上才能真正出人头地。在他们中间,先后出现了数以百计的富豪,后来甚至出现了很多政治明星。

  1923年9月16日,在新加坡甘榜爪哇路92号,毗邻武吉知马河的两层高的大浮脚楼里,李进坤的妻子为其生下一个儿子。

  家里请来一位对取名素有研究的朋友,对方建议取KuanYew二字。这是方言发音,华文写作“光耀”。42年后,他成为新加坡开国元首。

  

  青年李光耀

  1938年,邱阿昌选择了泰姓“西那瓦”,意为“循规蹈矩地做好事”。邱阿昌的儿子奔历?秦那越长大后,曾两任国会议员。

  孙子出生后,成为他们家族在泰国的第四代华人,邱家为他取名为他信?西那瓦。后来,他信成为泰国首富,是《财富》杂志当时评出的世界500位“大亨”中唯一的泰国人。2001年2月9日,他当选为泰国第23任总理。

  至于李沐文那名漂泊到圭亚那的钟姓老乡,他的儿子钟亚瑟在1918年1月10日出生。钟亚瑟先后做过注册测量师、律师、司法常务官。1970年2月23日,圭亚那合作共和国成立,国会选举并任命钟亚瑟为国家元首,即总统,这在客家人中传为美谈。

作者:bjhakka 来源:北京客家网
    你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?
  • 网友介绍的
  • 百度搜索的
  • Google搜索的
  • 其它搜索过来的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QQ群看到的
  • 网址输错了进来的
  • 太忙了不记得了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客家人在北京(www.bjhakka.com)
祖地寻根同宗同源 “重走客家迁台路”首站上杭 “重走客家迁台路”蕉岭站:台乡故土 两岸情浓 “重走客家迁台路”梅县站:欢聚客都 情牵两岸 两岸媒体“重走客家迁台路”第四站:重上江源 “重走客家迁台路”第五站永定:土楼雄风客家智慧 水路迁台 客家人文始祖地――平远 重走客家迁台路汕尾站——台湾海陆客的原乡 重走客家人迁台必经之地粤东——丰顺 解除海禁政策后粤东客家人迁台主要港口——汕头港 重走客家迁台古渡口 潮州柘林港客家先祖在此扬帆 重走客家迁台路梅县迁台必经水路:松口站 重走客家迁台路五华站:反哺家乡 台商情浓
  • 北京客家网 客家人在北京(www.bjhakka.com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广告与合作联系方式:Email:bjhakka@163.com QQ:64975862 客家人在北京
    闽ICP备14004740号
  • Powered by bjhakka V3.0